陈四夕


 

  【一个沙雕小脑洞】

   富察·容音:你抱的好孩子吗?

   魏璎珞:( ͡° ͜ʖ ͡°)✧,当然可以。

   满脸自信的抱起魏长音——

   魏璎珞:(ㅍ_ㅍ),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……

   魏璎珞:((유∀유|||)),容音,容音,我的腰,我的腰——

   富察·容音:( ̄ー ̄)。

  

   魏长音:(*꒦ິ⌓꒦ີ),妈妈,她嫌弃我胖……

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 

(视频来源见水印。)

   视频没有发好,重发一个……
  

   强迫症……

   忍不住把上一个删除了……

   抱歉……





【令后】【沙雕番外】【如果她们有孩子】【三】

  

    当做三百粉福利。

    OOC预警……

    有bug算我的……

    与正文设定有出入……









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    魏璎珞觉得今天所有人都怪怪的。


    她收住脚,往四周环顾一圈,刚才若有若无的议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能听到人群熟络自然的话语。

    ——或许是她多心了。

    可刚走了几步,那议论声又重新响起,并且越发肆无忌惮——

   “我的天哪!她就是那个把女董事拿下的魏璎珞?!年纪居然真的这么小!!”

   “你懂什么?人家是神童,智商高了,情商能低吗?”

   “我去!太羡慕了!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个能力,让我也能抱的美人归?!”

   “这还不简单,你去看看今天的校刊,里面有很多对她撩妹系统理论的分析,还有她的履历介绍与独家专访——”

   “靠!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?!老子要去买五十本校刊回来研究!走!走!和我去学生会去搬书去!!!”




    校刊?

    专访?

    魏璎珞挑挑眉。

    她怎么不知道?












   “来来来——”

     明玉拿了个高音喇叭,冲排成长龙的队伍叫喊着,“大家都不要挤,不要慌,保持好秩序。大家放心,人人都会有,不要担心自己买不到。”

   “诶诶诶,明玉,我排了这么久的队怎么连魏璎珞的影子都没有看见?”一个男生不耐烦的对明玉嚷嚷起来。

   “对啊,学生会主席人呢?”站在男生身后的女生接话附和。

   “是啊,是啊,她人呢?”人群开始骚乱起来。
明玉满脸为难:“这……”

    魏璎珞行踪难定,她怎么知道她今天会不会来?

    明玉对男生歉意的笑笑:“璎珞今天可能不会——”

   “我们要见魏璎珞!”刚才男生举拳呐喊。

   “我们要见魏璎珞!!”开始有人附和。

    明玉有些慌乱:“大家冷静——”

   “我们要见魏璎珞!!!”男生又喊一句。

   “我们要见魏璎珞!!!!”更多的人开始加入阵容。

   “见魏璎珞——”

   “见魏璎珞!!!!!”长龙般的队伍从头至尾齐齐呐喊。

    明玉看着汹涌浩荡的阵势,嘴角止不住抽搐起来,看向身边的人,“珍珠,快给璎珞打电话,让她快过来救场。”

    珍珠连连点头,忙掏出电话,刚准备拨通,明玉就伸手制止——

   “怎么了?”珍珠满脸疑惑的抬头问她。

    明玉直直看着前方,对珍珠抬头示意,“她来了。”

    珍珠看向前方——

    魏璎珞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,正脚下生风,气势汹汹的向这边走来。

    ——总觉得她不是来救场,是来砸场的。

    魏璎珞对她们的这个方向甜甜一笑。

    不好。

    珍珠浑身一抖。

    默默的离明玉远了几步。

    嗯。

    和她没有关系。















   “璎珞……”

    明玉委屈巴巴的看向魏璎珞。

   “跪好。”

    魏璎珞接过珍珠泡好的茶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。

   明玉看了一眼表,越发觉得委屈,“你都让我跪了十几分钟了……”

   “怎么?”魏璎珞挑挑眉,“嫌少了?那好,再加一个小时吧。”

   “什么?!”明玉惊叫,一下站起身,“魏璎珞,你也太狠心了吧?再加一小时就两小时了,到时候我的腿岂不是要废了!”

    魏璎珞笑一声:“那又怎样,又不是我腿废。再说了,以前又不是没有跪过,怎么一下这样矫情?”

   “魏璎珞!”明玉跺脚,“以前是以前,现在是现在,怎么能够同年而语?!”

    魏璎珞把手支在桌上,偏头撑住额头,对她笑起来:“那我问你,我为什么要罚你?”

    明玉一下没了底气,支支吾吾,怎样也说不出来个什么所以然。

   “无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 “我……”明玉对她心虚的笑笑,“我这不是为了增加校刊销量才出此下策嘛,再说了——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——这也对你和娘娘有害无利啊。”明玉满脸真诚。

    魏璎珞:……

    珍珠:……

    明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 珍珠:“……是有利无害吧?”

    哎呀。

    明玉捂住嘴。

    一不小心把实话说出来了。














  “明玉,这次我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 明玉满脸惊喜:“真的?”

    魏璎珞点点头,“但——要立即停止对这期校刊的销售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?!”

   “谁让你发表撰写不实信息。”

   “我没有!”明玉使劲跺脚,“你这是诬蔑我作为一个传媒人的荣誉和底线!!”

    魏璎珞被气笑:“那我问你,我什么时候接受你采访了?”

    明玉恨不得把地板跺碎,怒道:“我写的是对你同排的采访,只是顺便预告了一下下一期校刊的采访人物罢了!!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这样冤枉我!!!”

   “下一期?”魏璎珞笑起来,“你想采访谁啊?”

    明玉又泄了气,眉眼耷拉下来,满脸委屈讨好外加小心翼翼和泪眼汪汪的看向魏璎珞道:“璎珞……”

   “不可能。”

   “……璎珞。”声音开始哽咽。

   “不行。”

    明玉再也忍不住,开始低声哭起来。

    真是梨花带雨。

    魏璎珞转过头,还是绝定狠下心开口:“明玉,我是绝——”

   “学姐!”

   “主席!”

    几人突然冲进房间,叫住魏璎珞。

    魏璎珞不明所以,“你们有什么事?”

    明玉恍然大悟拍了一下手,走向那几人,对魏璎珞开心笑起来,“璎珞!他们是来给你送东西来的。”

   “……什么东西?”

    魏璎珞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 明玉笑眯了眼:“没什么,只是今天早上收到的一幅对联和锦旗而已,有人放在你桌上,留了个条子说让你亲自打开,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呢。”

    魏璎珞:……

   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 “你们帮我打开吧,我看一眼就行。”

   “好嘞!”明玉应声,“先看对联还是锦旗?”

    魏璎珞按按额头,“随便。”

   “那先看锦旗吧。”

    明玉接过锦旗,一下展开——













   “怎么样?”

    高宁馨看着富察·容音,对她挤眉弄眼,“这校刊写的有意思吗?”

   “很有意思。”富察·容音一边回答,一边轻笑不止。

   “这个校刊虽然写的狗血,但大半都是事实。”高宁馨拿起放在面前的另一本校刊,翻了好几页,指着一篇文章的标题,“你看这篇‘《少年神童与公司董事二三事》’,写的这个人肯定与你们俩相识,否则怎么会这么事无巨细?而且还都八九不离十?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抬头对她笑起来:“你看那篇的作者。”

    高宁馨低头看了一眼——

    海中有玉。

    高宁馨:?

   “海中有玉,海中有玉。”富察·容音柔笑起来。

   “——海兰察的心中有明玉啊。”

    高宁馨恍然大悟的哦一声:“所以这篇文章是海兰察写的?他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八卦?!”

   “……是明玉写的。”富察·容音扶额。

   “啊?你不是说——”

   “妈妈。”

    一声稚嫩的童声打断了高宁馨的话。

   “长音。”富察·容音站起身,走向一脸睡眼惺忪的小孩子,弯腰将她一把抱起,“我们家长音饿不饿?想不想吃东西?”

    小孩子摇摇头,把头埋在富察·容音怀里又睡起来。

   “富察。”高宁馨站起身。

   “嘘。”富察·容音抱着孩子慢慢的坐回沙发,轻缓的拍起她的背。

    高宁馨轻叹一口气,有些无奈道:“你啊……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对她温柔的笑笑,只继续抚慰着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 高宁馨见她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,一下觉得热泪盈眶——

    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 她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 高宁馨又一次的想打死魏璎珞。










    整个客厅平静了很久,高宁馨被这安静包围的睡意来袭,轻轻打了个哈欠,正准备起身和富察·容音告辞时,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悉索的响动——

    魏璎珞!

    来的正好!

    高宁馨满眼放光的站起身——

   “容音……”

    魏璎珞一边脱下外套,一边走向客厅,却迎面看到高宁馨笑的诡异的脸,吓的浑身一抖,“高宁馨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 “没什么。”高宁馨上下打量了一番魏璎珞,“只是给富察送几张仰慕她的男人女人的照片,让她挑挑罢了。”

   “高宁馨!”魏璎珞顿时被气的炸毛。

   “呦呦呦,这就生气了,我都还没有说要安排他们和富察见面呢。”

   “你敢!!!”魏璎珞揪住高宁馨的衣领。

    高宁馨满脸嘲讽:“有什么不敢,你魏璎珞在大学里和那些勾搭你的小姐姐们不是玩的挺嗨的吗?”

   “……你不要胡乱污蔑人。”魏璎珞只觉得额头被气的突突直跳,马上就要压不下那滔天的怒火——

   “我好像看见过你和一个小姐姐从一家酒店里走出来哦。”

    啪!

    理智的弦被崩断,魏璎珞忍无可忍的举起拳头——

   “璎珞?宁馨儿?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 客厅里传来她担忧的呼唤,她便一下清醒冷静,放开了高宁馨,“懒得与你多做口舌。”

   “切。”高宁馨看着魏璎珞离去的背影,无趣的啧了一声,准备跟上的时候,突然瞄见了魏璎珞放在门口的黑色大袋子——

    这是什么?

    鼓鼓囊囊的。

    高宁馨笑着走过去,把袋子弯腰拿起,掂量了一下,然后伸手打开——

    锦旗?

    高宁馨又刨了几下。

    对联?

    怎么拿这些东西?

    高宁馨不假思索的把它们打开——


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
    高宁馨惊天动地的笑出声。


    在客厅里刚接过孩子与富察·容音讲话的魏璎珞听到笑声,猛的反应过来,直接抱着孩子不管不顾的冲向玄关——

   “哈哈哈——魏璎珞,魏璎珞……”高宁馨笑的趴在地上,“这——这锦旗和对联当真是与你这人贴切的很。”

    怀里的孩子看看高宁馨,又看看自己,满脸的疑惑好奇。  

    魏璎珞忍无可忍:“高,宁,馨。”

    高宁馨没有理她,仍旧笑的欢实。

   “出什么事了?”富察·容音走到魏璎珞身边,讶于如此失态的高宁馨,“宁馨儿,什么事这样好笑?这么大个人了,竟然还能笑趴在地上。”

   “富察,富察——”高宁馨勉强止住笑声,堪堪站起身来,手里拿着那面锦旗递给富察·容音,“你自己看看吧。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接过锦旗,把它慢慢展开。

    魏璎珞的心紧了紧,“容音,还是别——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笑起来。

    偏不。

    锦旗被一下打开——




    天资聪颖惹人喜,

    敢作敢当附凤成。

    ——浮光掠影赠。









    富察·容音:……

    高宁馨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







    这是嫉妒。

    魏璎珞挑挑眉。

    她就附凤了。

    怎么着?










   “……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 高宁馨笑着拿起两卷红纸,蹬掉拖鞋,站上身边的椅子,将其刷的一下展开——


    上联写的是:舌灿莲花败四方凡儒。

    下联写的是:鲲鹏展翅破风起浪涌。







    很正常啊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不明所以的偏偏头。

    高宁馨嘿嘿一笑,扔了对联,拿起口袋里仅剩的一卷小小的红纸。

    魏璎珞顿时急起来,想上前抢过它,可无奈怀里抱着孩子行动不便,被高宁馨轻巧躲过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那卷红纸展开——







    横批:锦鲤再世。















   魏璎珞:……

   富察·容音:……锦鲤?







   高宁馨再次笑出猪叫。





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      魏·锦鲤再世·璎珞

      富察·训鱼高手·容音




   妈妈呀!!!!妈妈妈妈呀!!!!
 
   秦岚女士好像真的有LOFTER账号,翻了一下最开始的一条是2011年,最近是2014年的——

    我的妈,我的妈,我竟然今天才知道!!!!!!

   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!!!!!

   “所以,你根本就不会爱上这么一个人,是吗?”

  “……不会。”

【令后】【现代重生】【养成】木杨长存真【水】章十六


    令后现代重生,皇后娘娘有记忆,一直寻找璎珞。养母女,璎珞一出生就被今生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,正在上大学的皇后娘娘说服家人,动用人脉将其收养。

    重逢时,她们之间已经隔了二十岁的年岁。



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  “怎么会玩儿够?”


    徐沉璧扯下衣领上别着的变音器,一把扔在地上。

    她看了一眼零零碎碎散落在地面上的扣子,对魏璎珞笑起来,“你看,我才得了这几枚扣子,都还没扯下全部呢。”

    魏璎珞面无表情的拢紧衣服,对徐沉璧道:“有时候你真的很愚蠢。”

   “是吗?”徐沉璧朝魏璎珞偏偏头,满脸疑惑无辜,“我为何不知道?”

    魏璎珞冷笑一声:“人蠢总是不自知的,我可以理解。”

   “你——”

    徐沉璧上前一步,满脸的恼怒不快。魏璎珞看了,只觉心中畅快无比,对她挑挑眉,“怎么?被我说中,恼羞成怒了?”

    徐沉璧吸一口气,收了表情,对魏璎珞甜笑起来,话语中带上了撒娇的语调:“那——璎珞能不能告诉沉璧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是沉璧的呢?我明明伪装的这样好啊。”

    是挺好。

    先是把她蒙住眼,再是变音,让她摸不清男女性别。

    但这都算不上高明。

    只要与她有肢体接触,一切都会一目了然。

   “第一次和我对峙的不是你,是一个男人吧?”

     徐沉璧抬抬下巴:“你猜。”

   “……你让人按照你示意的话和动作,来与我周旋——”

    魏璎珞嘲笑一声:“看来你功夫下的不少,把陈年往事都调查了一遍,引着我向你抛出的线索跑,让我对自己的猜测笃定不疑。”

   “可你还是识破了。”徐沉璧也跟着她笑一声,看着她毫无束缚的双手,“并且很快自救。”

   “——你从哪点开始怀疑的?”
  
  “从你的司机让你和我去停车场开始。”

    徐沉璧挑挑眉:“这么早?”

    当然不是。

    那时她只奇怪司机的安排,他明明完全可以把她们送回去,让接应的人去把那些东西运走就行,却偏偏要守在商城,让徐沉璧和自己去停车场等别人来接——

    像是怕商家会少给他已经买下的东西似的。

    这实在很反常。

    可她那时一心想着终于得以脱身,并未把这异样放在心上。

    她记得老人侧身给她们让路,笑着让徐沉璧小心,让她注意安全。

    ——原来他那时就给了徐沉璧和自己暗示。

    后来徐沉璧毫无预兆的遭人袭击,引着本已走远的自己跑回查看,然后被人从身后敲晕,被运到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。

    再然后,被一泼冷水浇醒,和那个男人对峙周旋。

    将今天早上她的叮嘱和这一连串事情结合起来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通通指向了绑架,指向了那个田太屴。

    顺理成章,理所当然。

   但什么事情一旦太自然而然、理所应当了,反而让人觉得万分怪异。

   “所以,因为这些你就肯定是我做的?”

    徐沉璧一脸心碎,“这也太让人伤心了吧。”

    魏璎珞摇摇头。

    最重要的是——

    她不相信那个人会拿自己的安危当儿戏。

    她才叮嘱了自己,告诉了自己,就说明她在商场上与别人的交战还没有真正开始,一切只是前奏铺垫,还没有触及丝毫谁的利益,怎么可能转眼自己就被她的劲敌绑架?

    就算是记恨报复,想用她去威胁,去先发制人的获得更多利益,让她打电话时为什么又对这些只字不提?

    想拖延时间?让她不那么快发现她的失踪?

    可这摆明了是迟早会发现的事,时间越久生出的意外就会越多,最好的方式是速战速决。

    再说了,多年的对头了,谁都能想得到,何必这么遮遮掩掩,不让她看见脸,听见声音?

    又加上徐沉璧一反常态的蠢笨行为,一切都昭然若揭——

    绑她的人根本就不是田太屴。

    是徐沉璧。

    所以才不敢露脸,不敢用真音。

    所以才只是拖延时间。

    魏璎珞笑起来。

    徐沉璧到是守时。

    ——说让她陪一天,到真是整整一天。

   “徐沉璧,我要回去。”



    魏璎珞抬脚向通往地面的楼梯走,徐沉璧罕见的没有与她做纠缠,只追上去给她披上自己的外套,与她并排向上爬着楼梯。

    魏璎珞心中奇怪,可再不想多问,不想再在她身上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。

    她穿好外套,系紧外套上的腰带,伸出双手使劲把地下室楼梯的顶盖向上推去——

    强烈的光向她照来,晃的她猛的闭上眼。

    已经是早晨了。

    没想到竟然过了这么久。

    魏璎珞适应好后,双手攀上地面,爬出了地下室,大步流星的向前走。

   “璎珞。”

    徐沉璧从后跑上前抱住她,她懒得与她争辩抵抗,更不想消耗掉所剩无几的力气,冷冷问她:“你还想怎么样?”

   “我知道,这次过后你真的不会再想见到我了……”徐沉璧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,浑身轻轻的颤抖着,“离你答应的陪我一天,还有最后二十分钟……你能不能……再陪我一会儿?”

   “真的。”魏璎珞感觉肩膀上落下了点点湿热,身后的人也颤抖的更加厉害,“只要这一会儿……”

   “……好。”














    冬天的荷塘总是寂寥的,只有几片泛黄的荷叶,孤零零的飘荡在这空荡荡的水面上。这一景象合着这破败庭院里的杂草丛生、怪鸟虫鸣,越发让人觉得渗人心脾、不寒而栗。

    她看向站在对面一直不发一言看着荷塘的徐沉璧。

    ——还是走了吧。

    魏璎珞悄悄的往后挪了几步,见那人没有反应,默默转过了身——

   “璎珞。”

    身后突然响起徐沉璧平静的语调。

    魏璎珞略敢心虚的转回身,朝她笑笑,“怎么了?”

   “这个荷塘真的挺深的。”

   “……所以?”魏璎珞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 徐沉璧对她笑起来,如此的温柔辗转,笑的魏璎珞都楞住,不知该做何言。

   “璎珞。”徐沉璧又唤她一声。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我不会游泳。”

    什么?

    怎么突然——

    魏璎珞猛的睁大眼。



    她看见徐沉璧翻过栏杆,跳进了荷塘里。

   “徐沉璧!!!”

    她看见徐沉璧在水中沉下去,渐渐只能看到衣摆的颜色。


    疯子。

    真是疯子。



    魏璎珞翻身跳进荷塘。


    罢了。






    这次过后,再也不欠你分毫。





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 
  



   看完电视剧删除部分的剧本……

   简直热血沸腾……

   冷静……冷静……



【令后】【现代重生】【养成】木杨长存真【囚】【下】章十五


    令后现代重生,皇后娘娘有记忆,一直寻找璎珞。养母女,璎珞一出生就被今生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,正在上大学的皇后娘娘说服家人,动用人脉将其收养。

    重逢时,她们之间已经隔了二十岁的年岁。





   

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  “我吃完了。”


    魏璎珞跳下椅子,向客厅走去。

   “璎珞。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准备叫住她,小孩子只无精打采的回头看她一眼,朝她勉强笑笑,然后继续往客厅里走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放下筷子,揉了揉额头,长叹一口气——

    魏璎珞自从这几天上小学来,情绪就一直低落落的,无论怎样哄问都徒劳无功,只能得到她一个宽慰的笑容,和一些不痛不痒的话。

    她自是惊慌无比,以为她受了同学欺负。

    她找班主任反复确认核实,也时常偷跑到学校去看她,却每每只看到她过的如鱼得水,有滋有味。

    她因此很苦恼,但时间一长,就被她发现了规律。

    ——魏璎珞只在星期一的时候情绪反常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有了底,等下一次星期一的时候,她从魏璎珞起床起就片刻不离的看着她,心中笃定今天能找到一切的根源——

    然后,就看见魏璎珞又露出了愁眉不展的表情。

    ——在她穿上学校发的校裙后。

    原来如此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笑起来。

    因为每周星期一学校要举行升旗仪式,规定学生都要穿一整套校服参加仪式,而平时只穿校衣的小孩子,被逼着穿上裙子去上学,在学校里渡过一天——被迫穿自己不喜欢的衣服,谁会开心?

    只是她没有想到她会讨厌穿裙子到这地步。


    她记得以前……













  “有一次,你给璎珞买了一条裙子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 高宁馨被她问的猝不及防,皱眉细细的想了想道:“好像——是有这么一回事,当时出差给她买了一条印着韭菜的小裙子做礼物亲自送给她,还让她穿了……”

    高宁馨偏偏头,“但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,那时候她都才上幼儿园——”

   “富察。”高宁馨突然明白了什么,看向富察·容音,“你不会想跟我说,因为穿了我送的那条裙子后,魏璎珞再也不穿裙子了吧?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低头笑笑,不做回答。

   “不是——”高宁馨瞬间急得跳脚,不可思议的看向她,“富察,你不会就因为这个,就断定魏璎珞不会选裙子,也没有和那个顺嫔在一起了吧?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抬头,故作疑惑:“不然呢?那还要根据什么?”

    高宁馨被她气到,抓住她的肩膀就要喋喋不休,一阵来电铃声却打断了她的话头——

    富察·容音从衣兜里取出手机。

    是璎珞。

    她的心狂跳起来,颤抖着划开屏幕——

   “……璎珞。”她深吸一口气,控制住身体,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自然。

   “容音。”

    这是她这一世,第一次听到魏璎珞叫自己。

    整个心神都被这一声轻唤震荡起来,她捂住嘴,压下翻涌的情绪,却无法止住视野的朦胧模糊。

    高宁馨被她再次吓到,收了放在她肩上的手,想去安慰她,富察·容音只摆摆手,示意无事,让她不要惊忧。

    ——眼泪都流成什么样子了,还忍着不哭出声。

    魏璎珞。

    你这个混蛋。

    高宁馨下定了打死她的决心。




   “你在听吗?”

   “……嗯……”

   “容音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轻很轻,“我今天……暂时不能回来了,明天早上十点的时候才能回家……”

   “你千万别担心,我这边有一些事,等我——”


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 她笑起来。

   “我等你。”











  
   “哒!哒!哒!”

    魏璎珞靠在冰凉潮湿的墙上,听着徐沉璧不停用手铐撞击墙面的声音,静静地想着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 从今天早上她突然提起给自己找保镖起,这一切似乎都有着某种预示——

    可发生的太快了,像汹涌澎湃的洪流,把她席卷淹没在里头,找不到生路退处。

    魏璎珞打了个寒碜,猛的摇了摇头,把这自暴自弃的念头驱逐出脑海,沉下心来,一点一点的去整理那些细枝末节的记忆。

    很奇怪。

    太……

    魏璎珞用头向墙上撞了几下。

    怪异。

    对。

    是怪异。

    魏璎珞死皱起眉头,拼命的找寻可以串联起一切的线索——

   “璎珞。”


    她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人影。









   “璎珞!”

    又是徐沉璧……

    魏璎珞感觉肺都要被起气炸,咳了几声,“徐,沉,璧。”

    你能不能安静点?

    那人偏偏不识好歹,继续嚷嚷:“璎珞,你说我们能不能被救出去?他们能不能找到这个地方?对了,这儿是哪儿啊,我眼睛被蒙住了看不见,璎珞你能不能看见啊?”

   “我,也,看,不,见。”魏璎珞感觉额角突突直跳,生平第一次有了想把一个人活活掐死的念头。

    平时那么聪明狡猾,引得自己都着了几次道的人,怎么——

    魏璎珞忍住上扬的唇角。

    ——对啊。

  











    皮鞋撞在水泥地上铿锵有力的声音在自己面前停下来,“魏璎珞。”

    还是滑稽可笑的卡通音。

    那人抬起她的下巴,“挺不错的——虽然没有丝毫像她的地方。”

    她笑起来:“当然,我自然是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 那人也笑起来,声音因为被处理过的原因,听起来越加刺耳难听,“不打紧,偶尔来拿尝尝鲜也是万分不错的。”

    她挑挑眉,含笑道:“乱吃蘑菇的人,死的总是会比别人快。”

   “无妨,无妨。”那人大笑几声,“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毒没毒?再说了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为了快活,牺牲一些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 魏璎珞一来一往和那人往复周旋了几回,心中越加肯定,她笑着准备再回击那人,却被一股蛮力死死摁在墙上,丝毫不能动弹。

    嗯。

    她险些忘了年龄的差距。

    也忘了自己头昏脑涨、浑身无力身体。

    她听到几声衣服被崩裂扯碎的声音,想到那次自己对那个人在厕所做的混事,自嘲的笑起来——这算是因果报应吗?

    她感觉到冰凉的手指触上自己的肌肤,便再也忍不住,用尽全力抬起膝盖猛的向那人撞去——

    却只扑了个空,被那人及时躲开了。

    ——不过她的目的总是达到了。

    她微微笑起来,从早已被打开的手铐里钻出手,一把扯下蒙着眼的黑色布条——



   “玩够了吗?”








   “徐沉璧。”








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 



  
    富察·采蘑菇的小姑娘·容音






【令后】【现代重生】【养成】木杨长存真【囚】【上】【章十五】

    令后现代重生,皇后娘娘有记忆,一直寻找璎珞。养母女,璎珞一出生就被今生重男轻女的父母抛弃,正在上大学的皇后娘娘说服家人,动用人脉将其收养。

    重逢时,她们之间已经隔了二十岁的年岁。





   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  “璎珞?”


    魏璎珞听到她叫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 想睁开眼,却觉得整个身体像是被灌了铅,沉重的连抬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 头脑也一片混乱不堪,不知道身在何处,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
   “璎珞……”

    她又听见她的声音。

    ——温柔又宠溺的语调,将她整颗心都暖起来。


    嗯,我在呢。

    您别怕。














    突然一阵刺骨的寒。

    那冰冷,穿过、透过她的浑身上下,激的她思绪一下清明起来——

   “醒了?”

    刺耳唐突的卡通音,来人不是带了变音装置就是吸了氦气。

    这般见不得人?

    蒙了她的眼不算,连声音都不愿暴露?

    魏璎珞笑起来,刚想开口就被空气刺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 ——真狠。

    若是今年下雪,刚才那一泼水只怕早已在身上结成冰。

    她咳了挺长时间,那人也耐着性子,等她把咳嗽止住,才继续开口道:“魏璎珞就是你?”

    她摇头:“你抓错人了。”

    那人一把钳住她的脸。

    ——嗯,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 男人在她耳边轻笑:“我不可能抓错人,你就是魏璎珞,是——”

   “傅容音的养女。”

    魏璎珞的心猛的跳起来。




   “她把你藏的真可以算是滴水不漏啊。”

    男人带了些感慨的语气,声音也轻下来。

   “凭一己之力整整瞒过公司上下十年……真的太难了……”

    她想到那次的贸然前往。

    原来,竟是将她多年的努力毁于一旦。

    ——可她从未责备自己,也从未向自己提起一丝一毫为自己所耗出的心血与努力。

    她想起以前对她长久躲避推脱而生出的些许埋怨,自嘲的笑起来——

    她那样爱她。

    她竟然现在才明白。





   “这样说起来,我真的要谢谢你。”男人在她耳边笑出声,“要不是你那天跑到公司去找她,谁又会想到她那样的人,竟然会偷偷摸摸的养了一个孩子?”

    魏璎珞攥起拳头,扯出笑容,嘲讽道:“这又能证明什么?但凡对她上点心,有些势力,怎么可能查不出来?一切都只是因为你们这些人不在意罢了。”

    男人大笑几声,“你再怎么舌灿莲花都没有用,我们用行动证明就好了。”

    魏璎珞也笑起来:“我不可能受你威胁的。”


    魏璎珞想起高桂芬叫自己小狗的样子——

    男人离自己很近很近。

    或许可以咬断他的脖子。

    也或许不能。

     ——大不了落个鱼死网破的结局。

    她绝对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对她的威胁。

    魏璎珞张开嘴——

   “璎珞!”

    是徐沉璧的声音。

    她差点忘了她。

   “怎么样?魏璎珞。”男人向她凑的更近。

    她偏过头:“……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 “没什么。”她感觉到男人直起身,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 “只是想让你说几句话罢了。”














   “岂有此理!!真是岂有此理!!!”

    高宁馨把那些堆成山的包装盒和包装袋一脚踹倒,又满心满眼的把那些东西当做魏璎珞的脸狠狠的踩了又踩,“这个魏璎珞真是狗胆包天,无法无天!!!她今天要是敢回来,我高宁馨发誓,一定取她狗命祭拜天地!!!!”

   “富察,到时候你千万不能心软,知道吗?这次必须要好好给她一个教训,让她知道什么叫专一,什么叫礼义廉耻!!!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没有接话,只盯着那些散乱在地上的衣物,像是着了魔。

   “富察!富察!”高宁馨被她吓住,抓住她的肩膀摇晃起来,“你怎么了?你不会被气傻了吧?!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无奈的摆摆手:“宁馨儿,我现在没事,你再摇下去就会有事了。”

    高宁馨放下心,却没有松手,依然一脸担忧的看着她:“那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?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叹一口气,对她笑起来:“宁馨儿,我真的没有事。”

  “那你刚才……”

  “宁馨儿。”

  “嗯?”

  “我了解她。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坚定的看向高宁馨。



  “她绝对不会选这些衣服。”







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      ……




  
  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

    大晚上要被笑死……

    栀子花也是很附和璎珞的形象了。

  (截图自知乎答者:富察容音小天使。)

  (侵删。)

【令后】【沙雕番外】【如果她们有孩子】【二】


   突然灵感迸发……

   OOC预警……

   与正文设定有出入……

   有bug算我……










 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
    教授在滔滔不绝,魏璎珞在昏昏欲睡。

    同排见她一直硬撑着不睡,又见她眼下一团乌青,怪道:“魏璎珞,你不是从来不熬夜吗?昨天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 “没什么……”魏璎珞打了个哈欠,勉强支起身,强打精神,“只是被小祖宗闹了一夜没睡而已。”

   同排一下恍然大悟,深有同感的点点头:“我跟你一样,上次也被亲戚家的孩子在里家闹了一夜没睡。嗨,小儿夜啼,习惯就好,等我们以后当妈了都会习惯的。”

    魏璎珞没有接话,只点了一下头,然后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起来。

    同排也顿时没了兴致,刚准备继续认真听课,就瞄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教室后门遛进教室,向这边走来——

   “小妹妹,你找谁啊?”她弯下腰对那渐渐走过来的小人轻声询问。

    小孩子停下脚步,皱着眉头想了想,然后才对她笑起来:“找妈妈。”

    噗。

    小蝌蚪吗?

    她憋住笑,认真的问小孩子:“那,你妈妈叫什么呢?能不能告诉姐姐?说不定姐姐认识哦。”

    ——还能顺便吃吃瓜。

    小孩子摆摆手:“不用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啊?”小孩子的拒绝让她万分惊讶,更加不想错过这次吃瓜的机会,“你能告诉姐姐吗?”

   “她就在你旁边。”

    

    她看了看右边的空位,然后慢慢转过头——

    是魏璎珞。

    同排:??????

    ——W——H——A——T?

    她整个人呆滞成石膏像。

     ——魏璎珞竟然有孩子了??

    她看着魏璎珞稚嫩的睡颜。

    ——未婚先孕???

   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魏璎珞在大一时莫名其妙的请了半年假了。






   真刺激……

  




   她五味杂陈的看着魏璎珞,然后轻轻摸摸小孩子的头,对她露出略带心酸的笑容来:“要不要我帮你把妈妈叫起来?”

    小孩子摇摇头。

    ——真懂事,知道心疼妈妈。

   她稍感欣慰的点点头。














    魏璎珞做了一个梦,梦到昨天一群人排演完话剧,要一起去聚餐。

    她想着家里的二位,连连推脱,却被演对手戏的女主角死死抱住,被拖着进了餐馆里。

    众人按着她不准走,非要让她吃完这场饭,眼看着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,魏璎珞一急,干脆拿起杯子敬了众人一杯,就脚底抹油的飞快逃出——

    可还是晚了。

    等她坐车赶回家时,客厅的灯早已全都熄了个干净。

    她蹑手蹑脚的换好鞋子,小心翼翼的上楼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按下门把手——

    门纹丝不动。

    魏璎珞:???

    锁了??

   “容音……”

    她贴着门小声的唤她。

   “睡了。”

    她听到她冷冷的回答。

   “可我还没有进房呢。”

    她央求她。

   “哦。”

    她回答她。

   “你忍心把我关到我外面过夜?让我一个人孤独寂寞的去睡书房?”

   “……你怎么会孤独寂寞?”

   “当然会,没有你我就孤单寂寞,想——”

   “我看见了。”

   “什么?!”

   “我带着孩子接你,没想到……你今天就乖乖去睡书房吧。”

    她听到她离开门边的声音。

   “容音!容音!”魏璎珞不顾一切的使劲拍打起房门,“这一切真的只是个误会!你开开门,听我解释!容音!容音!”

   “魏璎珞!”富察·容音冲到门口,“孩子已经睡了,你不——”

   “哇——哇——哇——”

  

    房里传来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,魏璎珞顿时像是找到了救星,继续拍打起房门:“容音!我听见孩子哭了,你放我进去一起帮你哄,好不好?”

   “不用!”门里传来她隐含怒火的声音。

    她不敢再拍门,声音低下来:“容音,我……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懒得理她,把孩子抱在怀里轻拍着不停安抚,“长音乖,长音乖,长音别怕,妈妈在这儿呢,妈妈会保护好长音的,别怕,别怕……”

    小孩子堪堪止住哭泣,抬头泪眼汪汪的看向她——

    富察·容音:……

    看着这与魏璎珞有七分相像的脸,富察·容音强忍想住打人的冲动,把她又抱入怀中继续安慰。

   “魏璎珞,你现在马上——”

    富察·容音感觉衣袖被小孩子拉扯住,便低头看她,“怎么了,小宝?”

   “要。”

   “……要她进来?”

   “嗯。”小孩子使劲点点头,“长音不想你们吵架。”

   “好……”富察·容音抱紧她站起身走向门边,打开了反锁——

   “容音!”魏璎珞满脸惊喜的准备扑向她,她侧身躲过,“你刚才把长音吓哭了。”

    魏璎珞连连点头:“对对对,来,把长音给我抱,让我好好给长音道个歉。”

    她看向孩子:“长音?让她抱抱好不好?”

    小孩子点点头,对魏璎珞张开双手:“抱。”

  “好好好。”魏璎珞把她从富察·容音怀里一把接过,“我们长音就是乖。”

   “长音,等过几天我就带——”
  

   “哇——”

    小孩子又突然撕心裂肺的哭起来。

    魏璎珞和富察·容音顿时慌了神,以为她被磕碰,准备上下查看,可小孩子只一边推魏璎珞,一边不停的想往富察·容音怀里钻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又把她抱回怀中,听到她不停的小声说臭。

    臭?

    富察·容音疑惑的凑向魏璎珞——

   “魏璎珞!你竟然敢喝酒?!”

   “冤枉啊!!!”

   “你还狡辩,一身酒味,还敢说没有?!”

   “我——”

   “哇——哇哇——妈妈骗人——”

   “不是,小宝,我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 “魏璎珞!你还敢嘴硬,从今天起你再也别想进房睡!”

   “别啊!容音,我真的错了!!!”

   “——哇哇哇——哇——”

  


    然后就如此反复过了一夜。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 魏璎珞出了一身大汗,猛的从梦境中醒来,看见教授还在前面絮絮叨叨,才靠着椅背放心的缓起神来。

   “魏璎珞。”

    同排的人一脸心疼的看着她,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朝她笑起来:“怎么了?我就睡一觉,就把你吓成这样?”

    那人摇摇头,指了指她的脚下——

    怎么?

    有蜈蚣吗?

    魏璎珞顺势往下看去,差点吓的心脏骤停——

   “魏长音?!”

   “嗯。”小孩子趴上她的大腿,“您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 魏璎珞看见前几排的一些人往后看了看,马上对他们歉意的笑笑,见所有人又重新转过头才继续问:“你一个人来的?你妈妈呢?”

    妈妈?

    同排的人挑挑眉。

    妈妈不是你吗?

    还要找谁?

   “她带我来的。”小孩子一脸认真,“您不要担心。”

   “那她现在人呢?”魏璎珞感觉心脏露了一拍。

    小孩子向后抬抬头:“在后面。”

    魏璎珞转头向后看去——

    富察·容音坐在她斜后方,正好对上她的眼,向她温柔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 ——朝阳穿过门窗照在她身上,将她整个人衬托的越发温柔美好,让人几欲热泪盈眶。

   “容音!!!”

    魏璎珞情难自禁的站起身,朝她喊道。

    整个教室顿时安静下来。

    富察·容音无奈的扶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 然后第二天校刊的画风清一色变成了——









   “震惊!学生会主席魏璎珞竟然在课堂与她……”








   “独家采访:我与魏璎珞做同排的日子。”








   “人生赢家!!!爱女在手,娇妻在怀,魏璎珞不得不说的成功秘诀!”









   “隐婚的那些日子,她们以此做过暗示……”







   “《少年神童与公司董事的二三事!》”








    ……








    高宁馨放下校刊,笑出猪叫。








    ————令后专属分割线————









    (T_T),这个小天使也想举高高 @舍长Kagura

  (大家的评论我都看见了,只是不知道怎么回,而且回复了,解释了就会剧透……真的不是没有看见……TAT)